搜索
>
>
>
什么是攻势防空?

防空防灾

什么是攻势防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05
浏览量
什么是攻势防空?
  20世纪90年代世界发生的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实践,尤其是科索沃战争的实践证明,随着空中打击力量的日益强大,空袭不仅已成为进行现代高技术局部战争的基本手段,而且已发展成为直接达成战略目的的独立的作战样式。传统的防空思想和防空方式,在以高技术武器为主体的大规模空袭面前,已受到严峻挑战,明显地暴露出历史局限性。攻势防空有可能成为人们探索高技术条件下反空袭作战制胜之道的一种新的选择。
攻势防空的实质是以攻为守
  所谓攻势防空,是指在反空袭作战中,防御一方在有效实施战略战役内线防护与抗击的同时,组织使用空中进攻力量、地面海上远程打击兵器和特种作战部队等,刻意进行战略战役外线作战,以积极主动的攻势行动,打击破坏敌空袭兵器起飞发射基地和作战平台,或袭击敌其他目标,迫使敌中止或放弃空袭作战。
什么是攻势防空?
  这一概念,大体包括三层含义:其一,攻势防空是以攻势行动为主,进攻和防御有机结合的一体化作战,即防、抗、反有机结合,以反为主的一体化作战,外线反击(包括先机打击行动在内)在整个作战中居主导地位,是作战指导的中心和重点,是粉碎敌空袭企图的根本手段。其二,攻势防空是由陆海空军等诸军兵种共同实施的联合作战,是在统一计划指导下进行的陆、海、空、天、电一体化的整体作战,诸军兵种整体协调、合力制敌,是作战取胜的关键所在。其三,外线进攻作战是反击作战的主体和主要表现形式,只有积极主动、机动灵活地组织实施好战略战役上的外线进攻作战,才能从根本上夺得反空降作战的主动权,迫使敌人中止或放弃空袭作战企图。
  攻势防空的实质,是以攻为守。若把传统式防空喻作“扬汤止沸”的话,攻势防空则是“釜底抽薪”。两者的其体差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作战指导重点不同。在传统式防空中,战略战役内线的防护与抗击作战,通常居主导地位,是作战制胜的基本途径,因而,作战谋划与指导的中心和重点在于内线防护与抗击;在攻势防空中,战略战役外线反击和先机打击作战则通常占主导地位,是作战制胜的主要途径,因而,外线进攻和先机打击构成作战谋划与指导的中心和重点。二是作战空间范围不同。传统式防空的主要战场,通常位于己方领土和领空范围内;而攻势防空的作战范围,则将更多地波及敌方控制的地域或空域,甚至可能直逼敌方战略纵深的要害部位。三是作战手段运用不同。传统式防空所依赖的主要作战手段是各种防空兵器,如高炮、地空导弹和歼击机等,所追求的目标是以地制空;攻势防空所使用的作战丰段,除各种防空兵器外,更注重于使用空中进攻力量、地面海上远程打击兵器和特种作战部队,如各类轰炸机、强击机、地地(舰地)导弹、巡航导弹、潜艇等等,所追求的目标是以空制地或以地制地。显然、攻势防空较之干传统式防空具有更为鲜明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威慑性,因而,也更利于夺得战略主动权。
攻势防空是现代反空袭作战制胜的必然要求
  由于受武器装备发展水平和军队作战能力等因素的制约,加之传统观念的束缚与影响,长期以来,人类的反空袭作战一直徘徊在专守防卫状态。由歼击机、防空导弹和高射炮组成的被动防空体系一直占主导地位。“守株待兔”式的对空防御作战始终是反空袭作战的主要样式。似乎在敌空袭兵器来袭末端实施抗争是反空袭作战的惟一方式和制胜途径。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尤其是近期的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实践表明,在现代空袭力量日益强大的情况下,单纯的防空是防不胜防的,那种企图在敌空袭兵器来袭末端与敌决定胜负的观念和做法,只能使自己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只有积极适应现代条件下空袭与反空袭作战的特点与规律,更新观念,转换思路,确立攻势防空思想,把作战指导的中心和重点由战略内线转到战略外线,由守势转为攻势,由制敌于空转为制敌于地,才能从根本上把握反空袭作战的主动权。这既是现代反空袭作战达成目的的必然要求,也是积极防御战略思想在反空袭作战中的具体体现。
  目前各国防空武器存在着不同的建设体系,美国、以色列等空军强国,采用咄咄逼人的攻势策略,将重点放在如何把敌人的战机击毁在跑道上或国境之外。而大多数国家也没有放弃发展常规的防空导弹和高炮等武器系统。
攻势防空是对付高技术之敌的有效手段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世界新技术革命浪潮的推动下,随着空中打击兵器的日益高技术化,空袭作战的特点和规律发生了深刻变化:
  (1)大量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刻意追求空袭的准确性和破坏力。
  (2)实行诸军兵种航空兵和多种打击兵器联合作战,注重发挥整体效能。
  (3)与电子战紧密结合,“软”“硬”兼施。
  (4)采取多种方法,力求达成突然性。
  (5)远距离巡肮导弹突击成为首选方式。
  此外,还有夜间发起空袭,昼夜连续实施,以夜间为主等等。这些变化,都对传统的防空体系和防空方式构成了致命威胁,也对传统的防空思想和防空理论提出了严峻挑战。
什么是攻势防空?
  然而,军事高技术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使现代空袭作战能量和能量释放方式发生革命性变化的同时,也给其留下了一些不可避免的缺陷。比如:其高技术含量大,信息化程度高,对信息链依赖严重,而其信息网络却又十分庞杂而脆弱,一旦某一两个灵敏部位被兵力火力摧毁或“黑客”袭击,即可引起整个系统瘫痪;其力量结构复杂,整体性要求高,指挥协同控制困难,一旦某些关键环节遭受打击,即可引起全局反应,丧失整体作战功能;其技术高,投入高,消耗高,对基地、平台及后勤技术保障依赖性极大,一旦支援保障设施遭到破坏,就会使其丧失续战能力,等等。倘若反空袭一方能在开战之前或作战过程当中,抓住某些有利时机,使用自己手中的远程打击兵器、特种作战力量及电子战、“黑客”等手段,对这些薄弱部位和环节,特别是空袭兵器赖以生存和形成战斗力的基地、平台、后勤和技术保障设施等,实施“点穴式”的打击,则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不但能有效地破坏敌作战行动,甚至有可能迫使敌中止或放弃空袭企图。试想,在科索沃战争中,如果南联盟当时拥有并使用战役战术导弹和巡航导弹,或敢于使用手中的飞机突击一下北约位于意大利等国境内的指挥控制系统、空军基地和位于亚德里亚海上的航空母舰,可能情况和结果就会大不一样了。
  由此可见,用攻势防空的办法来抗衡高技术之敌空袭,无疑是现代反空袭作战的一种新的选择和发展趋势。它也是“低差位”军队对付“高差位”之敌的有效手段之一。
实施攻势防空必须具备相应的作战能力
  相应的进攻作战能力是实施攻势防空的物质基础和先决条件。没有相应的进攻作战能力,攻势防空便是一句空话。因此,实施攻势防空必须把提高己方与现代反空袭作战需要相适应的进攻作战能力放到首位。
什么是攻势防空?
  一是要积极发展高技术进攻性兵器。空袭之敌不仅有大量的高技术空中打击兵器,而且有大量高技术的侦察监视、情报通信、指挥控制等手段与之相结合,这就使得原本性能就很高的空袭兵器的打击威力成倍增长。假如没有-定的高技术手段与之相抗衡,即使一般兵器数量再多,也很难战胜敌人。因此,发展中国家实施攻势防空,必须把发展高技术兵器作为当务之急,着重解决“看得见”、“够得到”、“打得准”的问题。可通过自行研制、联合开发、引进和进行高技术改造等途径,优先发展战役战术导弹、中远程战斗机、攻击型潜艇及中远程机(舰)载精确制导弹药等,并使它们具有较强的隐蔽突防能力和远距离精确打击能力,成为打击高技术空袭之敌的主战兵器。有条件时,还应积极发展战略轰炸机和巡航导弹。与此同时,还应注意发展与上述主战兵器相匹配的侦察监视、指挥控制、电子战、后勤技术支援保障等方面的高技术装备(如预警指挥机、C4ISR系统、空中加油机等),以确保主战兵器充分发挥应有作战效能。条件允许时,还应有针对性地开发“电脑病毒”和“黑客”手段,同敌人展开网络战。
  二是要精心建设担负攻势作战任务的部队。担负攻势作战任务的部队是攻势防空中的主力和“拳头”,是反空袭作战的精锐力量。特殊的使命与战场环境,高难度、高风险的作战行动,对它们各方面都有着特殊的要求。因此,必须精心而全面地建设好这支部队。首先,应选择综合素质好,进攻能力强,作战经验丰富,又具有牺牲精神的人员组建攻势作战部队,切实成为指挥员手中的一张“王牌”。其次,应使它们具有较强的联合作战意识和整体作战能力,并在隐蔽突防、精确打击、电子战攻防等方面具有独道“功夫”,具备实战与威慑的双重功能。再次,应加强外线作战训练,特别应加强快速反应、隐蔽机动、,高技术突防、对预定目标密集突击、迅速撤离战场及特殊情况处置等课目的研究与演练,使它们具有较强的在复杂情况下遂行任务的能力。
  三是要认真做好攻势作战的战场准备。担负攻势作战任务的部队是反空袭军队中的精锐之师,同时也是对空袭之敌威胁最大的力量,因而,它们也必然成为空袭之敌的最主要打击和封锁对象。为使其具有较强的抗打击能力和确保其能顺利地突破敌高技术封锁,对敌战略、战役纵深内的目标实施准确打击,必须为其创造良好的战场条件。比如,飞机、导弹、舰艇等高技术兵器既要有能够确保其隐蔽安全的地下工事,又要有能够确保其随时升空、发射和紧急出动的机场、基地等,同时还应有与之相配套的各种保障设施;在纵深内还应有能够确保其实施战略投送和战场机动的立体交通运输体系。与此同时,还应加强对敌方战场情况,特别是其纵深内重要目标和空袭兵器活动情况的侦察监视,为实施攻势行动提供可靠的情报保障。
实施攻势防空应着重把握四个问题
  攻势防空的重心在于战略外线反击作战。为确保这种作战取得应有成效,作战指导上,应着重把握四个问题。
什么是攻势防空?
  精心选择突击目标。战略外线反击作战的突击目标,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对敌空袭行动直接发生作用的军事类目标,一类是对敌空袭行动间接发生作用的政治、经济类目标。通常,应以对敌空袭行动直接发生作用的军事类目标,特别是那些敌空袭行动赖以生成和对其起支撑作用的高技术兵器起飞发射阵地、海空军基地、航空母舰、作战指挥控制中心、战场侦察监视设施、油弹仓库等作为首选目标,予以集中打击,以求尽早制止或从根本上破坏敌人的空袭行动。根据需要,也可以选择敌国或为敌国提供基地国家的政治、经济目标,甚至其大中城市作为首选目标,予以重点打击。突击这类目标的目的,主要在于震憾敌人心理,瓦解敌人斗志,进而慑止敌人的空袭行动。不论打击哪一类目标,都必须进行精心选择。既要着眼于打敌“要穴”,同时也要考虑自己力所能及和便于突防、利于达成预定毁伤程度等。对于那些敌人实施严密防护的目标,包括重要的政治、经济目标在内,实施突击时,必须慎之又慎,以免导致作战效果违背初衷,或给国家政治、外交带来不利影响。
  科学使用作战力量。战略外线反击作战是关系反空袭作战成败的关键性作战。为确保不反则已,反则必胜,必须科学使用作战力量。首先,应克服惜用思想。要舍得把手中最先进的“精兵利器”投入使用。要使诸军兵种的远程打击力量优化组合,融为一体,确保反击作战具有强大而足够的突击力。其次,应贯彻集中使用的原则。要集中主要兵力兵器突击那些对己方威胁最大的敌空袭兵器起飞发射基地、作战平台,或对其空袭行动最能产生重大影响的政治、经济目标。不论战前的先机打击,还是作战过程中的主动出击和反击,都必须贯彻这一原则。因为担负反击作战任务的主要是一些技术含量较高的远程打击兵器,这些兵器通常数量较少。只有集中使用,才能充分发挥威力,产生最大作战效益。这也是以劣胜优、以弱胜强的一条基本法则.其次,应对预定目标实施超密集突击。战略外线反击作战,不仅在力量生成上应贯彻集中的原则,而且在力量投放的时间和空间上也应贯彻集中的原则。只有在力量、目标、时间上实现“三集中”,猛打重锤,才能给敌人造成巨大的物质损失和心理震憾,迫使其中止行动或改变初衷。第三,鉴于高技术兵器单位作战能量巨大,加之,反空袭作战战场情况错综复杂,有时,在不便于集中使用兵力兵器的情况下,根据需要,也可以采取分散用兵的办法,对空袭之敌实施“点穴”式的打击。
  正确把握作战时机。正确把握作战时机是有效保证外线反击作战顺利实施并达成预期目的的关键。现代条件下,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实施反空袭作战,有利战机出现和存续的时间短暂,只有实施更为敏捷的快速反应,才能确保不失时机。根据现代空袭作战的特点,战略外线反击作战似可考虑在以下几个时机进行。一是在敌空袭发起之前。此时,敌正处于空袭准备过程之中,作战体系尚不完善,兵力部署尚未就绪,整体战斗力尚未形成,各项工作比较忙乱,往往会出现许多“易受攻击之窗”。对这些“易受攻击之窗”适时地施以先机打击,不仅可以极大地破坏敌人的空袭准备,而且还有可能迫使敌人放弃空袭企图。二是在敌发起空袭的同时。此时,敌人正处于空袭初始的“兴头儿上”,往往疏于戒备。倘若使用手中高技术兵器,或派出特种作战部队,采取敌进我进的办法,对其纵深内的要害目标实施突然打击,往往能打乱其兵力部署和作战步骤,有效地遏制其空袭势头,甚至有可能瓦解其整体空袭行动。三是在敌空袭间隔时。高技术之敌的空袭作战,通常都是按照不同作战目的,分阶段、分波次、分批次进行的。在阶段与阶段、波次与波次、批次与批次之间,一般都有一定的时间间隔。在这间隔时间里,敌主要是进行兵器检修保养、弹药油料补充、突击效果评估及再次出动准备等。此时若对其机场或阵地实施突击,则往往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什么是攻势防空?
  灵活运用作战方法。灵活运用作战方法是攻势防空顺利实施和达成预期目的的又一关键因素。由于现代条件下的空袭与反空袭作战是一种强弱、优劣“代差”十分明显的“非对称”作战,防御者往往缺乏组织实施大规模外线反击作战的能力和条件。因此,攻势防空的作战方法,只能围绕中小规模反击作战需要进行设计和选择。其基本思路是,着眼作战全过程,充分利用敌人弱点和失误,灵活使用手中精兵利器,不失时机,注重实效,重点打击可引起空袭之敌产生巨大震撼的要害目标。根据这一思路,攻势防空中的外线反击作战可主要采取远程火力突击、空中奇袭、敌后破袭、海上偷袭和网络攻击等方式。
  防空作战,要害不应在“防”上,而应在如何“攻”上下功夫。也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攻我此,我攻你彼,变被动挨打为主动进攻。当然,这里主张的“攻势防空”是“攻防兼备”的“攻”,不是一味无条件、无前提的进攻,更不是被动挨打后再还手的“攻”,同时也不是进攻与防御力量的平分秋色,而是要强调攻势作战,以进攻实现防御。
  从武器发展看,眼下正处于“矛”胜于“盾”的时代,而空军正是这支“矛”的“矛”尖。它速度快、火力猛、机动性强,本质上就是攻击性力量。全世界对空军力量的使用,一开始就充满了进攻意识。从杜黑的“进攻的行动而不是防守的行动,是最适合于空中力量的行动”,到美国空军AFMI—1条令中强调的“进攻是空军人员在作战中的第一选择”,无不把进攻作为空军作战的第一要义。
  “攻势防空”也是各国空军根据敌情和任务决定的。如果出现大规模的强敌入侵,无疑应采取攻势作战;如果出现敌意国家的军事挑衅,有时也必须在自卫的前提下进行攻势作战;即使是在总体防御的态势下,如发现敌针对性战争意图已很明显,且其他手段已无力阻止事态发生,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对敌进行预防性打击。显然,这种在战略防御态势下主动的“攻势防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积极防御。